岁月在城外,父爱化不开

句子魔 句子魔

岁月不在城里,父亲的爱无法改变

  岁月不在城里,父亲的爱无法改变

  

文/张晓曦

  

岁月流逝。在每个匆匆忙忙的人的身后,父亲的关心目光越来越远。

  

每个人都叫他老海,有时我叫他老海。老海不生气,对我笑了。

  

我说:“老海,给我五十美分。我想吃冰棍。”这时,老海会以讨价还价的口气问:“你洗碗了吗?我洗完后再给我。”

  

说实话,我认为老海真的很st,只有50美分,他甚至命令我这样做。平时,老海经常称赞我是男人。一个人能弯腰五十美分吗?

  

我的眉毛皱了皱,老海只好拿出一叠旧票,小心地从中间抽了五十美分,交给了我。我知道那一定是旧票中最破损的一张。

  

老海就是这样,他对钱有一种难以理解的st。

  

当老海递给我钱时,他通常会严厉地挤压我的脸,似乎是为了减轻失去50美分的痛苦。这时,我拿了钱逃跑了。我不喜欢老海的手,更不用说捏了,即使摸他的脸,他的手也太粗糙,会很疼。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