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后感

安娜卡列尼娜影评

涂山先知 2

  安娜·卡列尼娜电影评论(之一)

安娜·卡列尼娜电影评论

惊喜惊喜!不是故事,而是技术。乔·怀特意外地在大屏幕上呈现了舞台剧!整部电影的拍摄,散步等活动中,近70%采用舞台表演的布景方式。它反映出一点“戏剧就像生活,人生就像戏剧”。小说中一些重要的内心戏剧都在一个舞台上表演,例如安娜抚摸她熟睡的儿子,默默地弄湿了她的眼睛。但是,她的丈夫Karenin碰巧闯入了相机,这样一个简单的无声场景得到了很好的处理。

这个阶段的框架似乎是沙皇俄国时期的舆论束缚。影片中只有几个“自由”场景是在户外露天拍摄的。例如,安娜和沃伦斯基的两个缠绵情节,君士坦丁的割草场景等,最令人舒心的是结局,安娜和卡伦的儿子,以及安娜和沃伦斯基的私生女,追逐并玩着野花卡尔文(Kaleven)和他自己的兄弟姐妹坐在一起,看着手中的书,看着两个无辜的孩子。最后,野花蔓延到“舞台”的框架,完全打开了末端。

这种新颖的模式在当代电影中非常罕见。在1920年前的5美分电影院中,使用镜头控制舞台剧并不罕见。经过漫长的考虑,乔·怀特(Joe White)在“赎罪”之后开始了托尔斯泰的杰作,他必须做足功课和各种想法才能开始。据我所知,“安娜·卡里尼娜”(Anna Kalinina)已经以至少6个版本出现在屏幕上,最近的版本包括Sophie Marceau的1999年版本。这时,乔·怀特再次开始这个计划,只是在叙事上做出了创新。他明智地选择了最复古的方式来进行创新,但是他设法处理了整部电影中的一些戏剧冲突。电影的每张照片都可以冻结为艺术作品欣赏。再加上经典的爱情悲剧,“贫穷的美丽”一词可以得到最好的诠释。

1 2 3 >

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