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国太:新古典抒情诗歌21首

句子魔 句子魔
断桥残雪
 
在你的季节里,我无法
从容地走过春天
长堤冬柳交给我沉默的回声
是要沿路呼唤
一个绿绿的心潮吗
 
没有回忆,但能忆起
折柳的瞬间
没有清晰的去路
却能眺望一座波动的心海
 
而此刻,你点点白光
正穿越我睫毛的栅栏
蓦然抬头,谁已踱上了苍苔之阶
犹如踱上白色梦块
虚静碎裂……
 
 
 
| 怀念山雨
 
五月江南的远山里 传出你淅淅沥沥的跫音 踩痛遗失在山路上我记忆的书页 翻开有泪的注释
 
你纤细有如多愁善感的女子
你放飞雨燕扑闪在轻浅的溪边 我还记得,那年我和你迷失于江南 听风声你我相识在远山密林 对你说我喜欢你的迷离 你颔颔首,却始终未向我靠近
 
望江南远山你让人惦念惹人惆怅 你浮游远天背景隐没你的倩影 你追逐山顶流云,忘却有人站在思念的黄昏 黄昏的荧屏上有望眼欲穿的视线 仿佛永远只有一个静夜 只推出残月的特写,而不展映江南的全景
 
惟有等待,我的等待 成了镜头里的画外音:你已离去啊 你也不曾离去。离去的 是你拥抱过的山顶流云;离不去的 是我亲吻过的江南,遍洒的热泪点点 湿润江南的柔情片片
 
1987年
 
 
 
| 秋海棠
 
望秋望见草丛中的你 我绕过黄昏静坐在你的身边
从来记忆都是苍白的 而谁,却要茫然于晚风轻拂时分
 
你一定在那儿伫立很久了 从某年某月的某日起。如弧的天空 像奶牛之腹挤出点点秋云 你注目时可否保持了平静?
但打破平静的,不是你急切的声音 而是你长久的缄默和眺望
 
我无言望你,你优雅至极 犹如娇媚的睡莲,且笑着舞着
背景是悠远辽阔的暮色 想起从前,从前有重阳装点苍白秋容 谁赠我以清泪,我报之以血滴
湿人的情绪还湿,轻柔洗干的时候
穿破月辉的衣裳。可我怎敢相信 你窗前的长烛依旧是那一盏
 
于是,我愿你摇曳之枝 抽击我心之岩壁 以流浪的秋歌,漫过灵魂的门槛 惊落海棠席上宵宵冷梦……  
1987年
 

 

 
| 最后的杜鹃
 
自那一夜开始梦中啼归 醒来也难再唤来 端端的,充血的眼只朝向南山   且南山早随云船飘远 如鱼的风,携云寻找故乡 昔日故乡
有悬挂乳名的吊兰   但故乡,故乡不在山下 今夕何夕,落日飞到群山那边 悠悠投影
潜入岭南无语的山冈   而在岭北,寂静的山林是很瘦的山林 那个离人去时不明
来时也注定不明。一切
皆因那一声啼叫否决了春天   因而,所谓的盛开都是悲哀的盛开 所谓的期待全是无尽的期待 纵是端端的眼忽略了群山的阻隔 瘦瘦的山林,已无力闪现归者的路程   而只有,只有啼声是惟一的绝鸣 滴滴泣血
不过是作了绝鸣的陪衬  
1987年
 
 
 
| 梦见一只鸟巢
 
能否就此向你纷飞 在梦里,以我的无根之叶作翼 挥别巫山,因为那一夜无云 芭蕉也不独语于堤上
 
我是脱颖于白昼又被白昼弃遗的梦鸟 做鸟的命注定浪于黑水之上 万般寻找中
歇脚处都是错位的山冈
 
而在我之外,你在何方?何方 在目光之外,我的心海沉默如潮 如潮。不作忏悔的门徒 却能看清祭台下的层层石阶
 
因而,我不悔 流浪之羽被厚厚的秋雨打湿 再次觅食的时刻 你千年放飞的孤鸟一定不像我了 虽能盘旋于你的边缘 但仅有的记忆也难以确定你的方位
 
最是那翻山越岭之后 只离你仅一步之遥 分明你能栖我的游魂 梦也熟透,但长梦中的鸟巢 独无巢心  
1989年
 
 
 
| 听燕语起自信江
 
水声在涨水的那一年春天
游到大湖里去了
四月的风带来了一些思念和温柔
我知道它们只为信江而来
当年的燕语里
就有被山雨打湿的花信子
就有被江风吹远的船歌
 
听燕语起自信江
一杯青梅酒和两碟风味小菜
借想象临岸啜饮江风
一条墨绿色的缎带是新娘的嫁衣
在燕语里飘过辛弃疾的梅香
在陆羽的茶经里
吮吸过江南的风流娇媚
 
我知信江北岸迢迢
北国红豆曾装满岁月的船舱
你知南国梦巷深深
曾闪过信江女子青春的倩影
江南江北都有一条陌路送春风
两岸船歌都摇过声声燕语
可摇不乱的
仍是江面上的片片帆影
 
燕语自信江而起
我把酒泼向江心,波涛涌起
谁的呢喃在与燕语唱和呢
是燕声里长不大的孩子么
为什么他已不知江边没了水印的路
不知故乡已在信江里漂浮
漂浮中啁啾的燕语
惊醒着另一片陌生无堤的心岸
 
燕语,燕语,春天已经远去
一个夏天的记忆渐沉
你随风而逝的歌唱就要涉过深秋
而我早在信江的波光里
望见了故乡和她两岸濛濛的芦花
 
1994年
 
 
 
| 冰溪 至今还记得 冰溪,你是一条蓝色的不结冰的溪 记得捧着你的一泓清泉时 有蓝色注入我的手心和血脉 当月华盈盈 蓝色的缎带飘过时间的高枝 多彩的百花 开遍你源头的青山 有花香引路 可在无人的溪边默坐一天 或者观察一夜星象 将生活这颗沉重的石头沉入溪底 兴许也能抖落命运的一身灰尘 可我还是愿意,冰溪 愿意独自沐浴在你涓涓的细流中 愿将我的肌肤抵在你金黄细软的沙粒上 在充裕的时间里 冰溪,随你一溪清水潜行 我的目光不会迷失方向 我终将要顺溪徐下 冰溪,混迹于你的水草和沙粒之间 或许远上丘山 像一枚松果又悄然地滚落在你的源头 一生都不肯打算
作一次追随鱼儿的逃亡 1997年
 
 
 
| 吹口琴的少年 迷恋口琴的人,怀揣口琴的人 是那一个吹口琴的少年 在这个漫长的夏天里 我曾用心倾听过他飘逸的琴声 我曾站在一棵大树下 看见少年端坐在石头上 他细长的双手把口琴送至唇边 琴声便爬上了我家的屋顶 我还看见三粒玻璃弹子 静静地散落在少年的身旁 它们透明的身体 折射了这个夏天的颜色和创伤 但在时光的流逝和创伤中 我充当过这个夏天的逃遁者 在拥挤的人群里 我嘶喊过一种鲜为人知的语言 而这一切如今都已不可能逆转 不能让我把少年的琴声听完 现在,我羞愧我的逃遁 羞愧我的灵魂一直脆弱又简单 现在,我更不能窥探到少年身后的风景 不知他的琴声飘荡在何方 当天空中的星群令人晕眩 我已是个失败者,不再把星空张望 星空之下,我是一个失败者 我只能说出夜空中的星群令人晕眩 说出少年的琴声已不在我的心空回荡 只是我无数次梦见少年时—— 我都能一一捕捉到—— 三粒玻璃弹子和我的距离 少年与夏天的关系 以及琴声中黑暗制造光明的幻影
1998年
 
 
 
| 放弃激流 是的,你将放弃激流 退回到河流的末端 夏天的浊流呼啸着冲过峡谷 而你,你将另辟蹊径 你将另辟蹊径,回到高原 一座小小、小小的湖泊 卧听那秋天缓缓涌动的凉潮 甘愿承受它漫过你的躯体 绕过夏天无声的浊流,你 已经退回到河流的末端 其实,你要去的地方并不遥远 只是你还有许多没实现的愿望 你要去的地方并不遥远 漂泊的异地也在悄悄地换季 当你卧于湖泊的中央 还能看清四周黑白分明的山水 也能看见一只鸟优美地飞翔 她像云层中的语词久久地萦绕—— 那陌生难懂的异乡语言 带着忧怨的表情将你问候 但鸟要向更高远的秋天遁逝 云中的语词也将急速消隐 你在异地里的漂泊表明—— 生的退缩包含不了死的环绕 是的,你将放弃激流 放弃多年的守候而另辟蹊径 当你再次回到河流末端 深秋的凉潮已浸透你的心灵 1999年
 
 
 
| 断桥 断桥没断,断的只是西湖的雨丝 和曲苑风荷的枯枝 断桥没断,断的只是浓妆淡抹的云烟 和南屏晚钟的钟声 断桥没断,断的只是许仙和白娘子的柔肠 还有苏小小的动人传说 在一千五百年前的那个传说里 一支清纯的《同心歌》 断送了台阶上的片片残雪 和来年的平湖秋月。断桥没断 断的是雷峰塔影和灵隐寺的木鱼声声 最后断的是那一根连接你我的数据线 而我在千里之外 只做了一个听风的人  
2007年
 

 

 
| 饮露的蝉 要等到一树的露水悬于叶片 你才被允许趴在枝桠上 要等到露水透明了薄薄的蝉翼 你才可以在浓荫处静卧 现在的四月装饰过浓 晚春的繁华和落红刚刚撤到地面 你深知此刻还不能鸣叫 要等到天空的心情晴朗好转 要等到禾苗怀上无数的孩子 村民顶拜了案上的神龛 要等到洗衣女赤脚下水 你才能准备好清唱一生的新词 要等到毒日头突然间降临 你才会鼓起胸腔开唱 要等到苋菜、黄瓜和青椒摆上餐桌 你的歌声才比屋顶更高 要等到秋霜白了草尖上的露珠 要等到九月宣告 ——整个夏天气数已尽 你才肯唱死自己,仅留一只空壳 而无论谁,命苦的或是幸福的 只要给过你一滴露水 就能够得到你回赠的歌谣
还有一个夏天的全部……寂静 2008年
 
 
 
| 入秋的蟋蟀是怎样鸣叫的 秋风一劲吹 夏天的阳光金线就断了 蟋蟀,就在那扇柴扉后面叫得更为悠远 一声声,一曲曲 像先秦携带着薄荷香的歌谣 穿过汉代厅堂又悄然抵达隋唐两朝 在唐朝,只要蟋蟀一鸣叫 长安的青石板路就能向四个方向延伸八千里 而在宋元,要让蟋蟀沉默是不可能的 惟有鸣叫才能活通一身血脉 但那只蟋蟀又是一只极普通的蟋蟀 前世准备好的歌谣 并不能穿透明代的秋风和晚清的冷寂长空 它的歌谣,只能在向晚时分 以落日下的稼禾为美 在沉寂之夜以黑暗中的灯盏为心 若能渡过余光中的乡愁海 那啁啾的鸣叫就更加凄美和哀婉 叫一声李白的月光 独酌的人就梦游到天姥山 叫一声陶渊明 东篱下的菊花就悄无声息地开 叫一声屈原的游魂 低低泣鸣便顷刻间化作吟哦长啸 2008年
 
 
 
| 怀玉山的雪 我好久没有为怀玉山的雪 唱上一首情歌了 我好久没和山上的雪谈一次恋爱 我曾深爱的怀玉山的雪 比美人的牙更白。比阁楼里深藏的宣纸 更有精神底蕴和内涵 当我出生时,雪曾挽留我在她的故乡 当我用哭声抗议一次 她就在我的心里潮湿一次 而我漫游异乡,练习穿越 雪,她晶莹的美姿已深藏在我的心里 当她用六边形的沉默 飘舞一次,那美人的头发 就白了一寸。苍老的皱纹和深陷的眼眶 比我的牵挂先走了一步 而这一切都将归于白色的寂静 连同我鬓角上长出的白雪 连同我隐隐作痛的牙根 今年我多大。我有些怠慢当下生活 抖一抖鬓角上的白雪 我感到:我和怀玉山的爱情仍在燃烧
 
 2009年
 
 
 
| 苏小小
 
西泠桥畔啊叶黄云冷,
六朝南齐啊残雪点点。
十九年华啊唱同心歌,
自珍自爱啊咳血而亡。
 
六角攒尖顶亭下啊佳人埋香。
六角攒尖顶亭上啊渺若云烟。
 
十九年华啊唱同心歌,
自珍自爱啊咳血而亡。
西泠桥畔啊叶黄云冷,
六朝南齐啊残雪点点。
 
六角攒尖顶亭下啊佳人埋香。
六角攒尖顶亭上啊渺若云烟。
 
2012年
 
 
 
| 落叶之歌
 
梧桐树叶落下来了,苦楮树叶还没落下
枫杨树叶落下来了,苦梀树叶还没落下
国槐树叶落下来了,苦楝树叶还没落下
木槿树叶落下来了,苦莲树叶还没落下
金丝柳叶落下来了,苦提树叶还没落下
 
接骨木树叶落下了,苦枥子树叶还没落下
银杏树和榕树叶子也快落下来了
它们浓密的叶片开始由绿转黄
广玉兰和鸡爪槭的叶子还想高悬一会儿
眼下正呈青紫色,攥着碧绿的旧时光不肯松手
 
最早的一场冬雪也快落下来了
灌木丛和小冬青的树叶都在挽留叶绿素
只有我歪斜的鬓角和零乱的长发
先于草上霜和云中雪白花花了起来
 
2013年
 
 
 
| 黑蝉 你身无长物 只有黑 黑一点没关系 偏偏同类中活的时间最长 黑一点也没什么 偏偏又喜欢趴在黑树干上 黑,融入黑中 多数人看不见你 在乡村的那些日子里 我曾是个捕蝉能手 但我从来没有捉住过你 只听闻过你的叫声 你的叫声也有点黑 有点尖锐和凄惨 或许,在不见天日的泥缝里 你羽化成虫的时间太久 连遗弃在树兜底的蝉衣 刹那间便由青色变成了黑色 如今,城市的黑色丛林越来越高 我的面容越来越像你 一声声尖锐和凄惨的鸣叫 肯定仍来自于你的胸腔 但一个圆圆的蝉洞 却已不知藏匿在何方 黑蝉,当我再次遇见你时 我开白的头发 已成一支白色火炬啦  
 2014年
 
 
 
| 小东西 小东西,小东西 一眼望不到边的尘世物语 从植被里长出来 从树梢上采下来 一路蹦蹦跳跳到夕阳面前 到滚烫的岩浆面前 而我只是一粒小石子 一不小心就会沉浸在酒杯中 唱的是高山流水 念的是我佛慈悲 仿佛一切于我如浮云 其实,我心念念苍云秋水 恨一枕寒风到天明 只是错失葵花开 只是不识探梅人 
 
2016年
 
 
 
| 塔川
再不去塔川,红叶就要凋谢了 再不去塔川,群山就要黯淡了 那飘在天际线上的夕光 可是你去年的红唇 那吹遍粉墙黛瓦的秋风 可是你前世的呢喃 再不去塔川,群山就要黯淡了 再不去塔川,初雪就要飘下了 可我总是在漫长的夏天 才能看到你的容颜 可我总是在灼热的黄昏 才能听见你的跫音 再不去塔川,初雪就要飘下了 再不去塔川,梅花就要怒放了
 
2016年
 
 
 
| 在恩江河畔致敬欧阳修
          ——兼致三子
 
从豫章郡启程,沿一0五国道 一路采桑子。过丰城,百草千花穿清江县 入庐陵郡或吉安府。临江仙中 雨声唤醒燕语。再从吉水八都向左狂奔 我到达了你的故里永丰 一座恩江浩荡、文章千古的神殿 走在恩江北岸。我偶遇到一千年前的你 那时你年少。百里之外赣江蜿蜒潮涌 下游暮云空阔到大湖。上游故乡 呜咽在安魂曲里。而你偏要日夜歌吟弄月 一曲蝶恋花,诉不完阮郎归的衷情 一次踏莎行,迢迢遥遥去了洛阳做官 斜阳是你塞进袖口里的一块手帕 抽出来是一把热泪,展开是一封写满 雨横风狂的书信。那个山居无日月的兄弟 回信说他桃花汛里的竹篓 其实也是一具锦瑟。那个看见乡间青藤的人 从不言说他春衫正薄,只是在等待雪 我来到恩江河畔是在丁酉惊蛰之后 谷雨之前。在你鹤冲天和朝中措的词曲里 我看见你两次闪身醉翁亭。看见你贬谪之后 又被召回京城官拜副宰相。而你的一生 只愿酒是玉液琼浆,荷叶为金樽玉盏 不管圣无忧有忧,锦香囊里的灯花是明是暗 赶考举子全都往崇政殿蜂拥而去了 着长衫,穿元服,戴小冠。青衿的颜色 恰好衬托出了旧庭院里的新月照 那一帧新照里有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 有苏辙夜雨对床的唱和。有曾巩的 城南咏柳。从此,一代文忠戴花持酒祝东风 恩江从不空负玲珑浪花。恰如你最终 也没有空负水阔风高的颍州 而我不一样,我邂逅到你是一种至乐 一付洗净蒙尘的马鞍俯仰了二十年 我始终不肯背弃或遗忘的,仍是 端午的菖蒲、狐的素衣和驿站边的梅花
 
再唱一曲渔家傲,我就要离开恩江了 再听一遍减字木兰花,恩江 我会在你浣溪沙般的的怀想里落下相思病 这是我的宿命,也是你澄旷怡情的脉息: 许我一饮千盅的万丈豪情啊 还你惊鸿一瞥、简约瑰丽的紫薇诗篇! 2017年
 
 
| 丁酉中秋月
一 今夜的月亮 是思乡人溅洒在苍穹的一滴清泪 今夜的月亮 是返乡者遗落在梦里的一枚白水蛋 今夜的月亮 是故乡一篷熟透又青涩的空心莲子 是一只呛鼻的白柚 剥皮后一团酸酸甜甜的果肉 今夜的月亮 是一只旋转在心头的蘑菇飞盘 是治疗暗疾的一方白色膏药 专治颈椎、痛风、痉挛和四肢麻木…… 二 今夜的月亮 是王维山居秋螟时的石上清泉 是李白频频举杯的邀约 不管喝了百杯千杯,醉还是不醉? 今夜的月亮 是张若虚春江花月夜里的缠绵悱恻 杜牧吹在二十四桥上的箫声 是苏东坡的千年长问,李煜的不堪回首 今夜的月亮 是柳永杨柳岸晓风残月后的寒蝉凄切 李清照月满西楼盼着的云中锦书 是我在异乡洗得发白的一件圆领汗衫 三 今夜的月亮 是富人胸前的一块硕大玉佩 是距离玉佩很远的地方 穷人谋生活命的一只白瓷饭碗  
今夜的月亮 是一只高悬在头顶的监控摄像头 无论谁,潜行还是疾走 都逃脱不了一段被偷拍的隐秘故事 今夜的月亮 终究还是这世界无数漏洞中的一个 外观皎洁,内视浊污 这圆圆的漏洞,汹涌着寒色的潮汐……
 
2017年
 
 
 
| 大雁南飞 她们是气候的过敏者 是在野的舞蹈家 合法的流浪人 是不曾授予桂冠的好声音 她们的故乡就是异乡 她们在异乡躲避着 风的黑枝条和雪的通缉令 她们乐意出没在云层里 也接受遁逝于云层里的命运 她们像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不像丢失了魂魄的我 回故乡望不断秋水 再出发只是一句拟声词
 

2019年

  • 感恩老师的句子

  • 明天会更好的英文抒情句子

  • 描写心情不好的语句

  • 侠客的句子

  • 借雪抒情的句子

  • 人生最美的短句

  • 国庆节赞美祖国的诗歌

  • 我欲淡然微笑提笔改写红尘